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感性短文之远行的狗四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6-10 分类:女生悬疑

张哥,那人回来没?”我走了很久的路,确实很累,于是有些疲惫的问道。

“恩。。。回来了,早回来了,早回来了。。。”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我。

我看不懂他的眼神。

然而李茜却懂。

“你还不道歉。”李茜似乎哭着说。

他这才反应过来,一下把李茜抱住,不停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看的出张卓是真心的,于是也松了一口气,打算在去冲个凉睡觉。

“要不是鲁说你出来找我半天,我才不回来呢!”李茜又呜呜的哭着。她同时也紧紧的抱着张卓。

张卓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他知道我替他撒了慌,然而他的眼神中有感激又带一丝怀疑。

不过由于李茜实在把他抱的太紧。

他也明白了这种拥抱与真爱有关。

我微笑着对他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他也终于释怀的对我一笑。

走进浴室,我把门关上。

我把浴头的水开的很大。

水声哗啦啦的响个不停。

我想我实在不愿意在听见李茜幸福的哭声。

随后好几天,李茜有时候也回来的很晚。然而张卓也不再说什么。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怀疑。只是李茜不在的时候。我们俩有时候会在一起喝点酒。

他说他和李茜是一个大学的,不过他平时很混,没怎么学,出来也找不到正式工作,到了A市打工遇到李茜,于是租房就在一起。起初他住我那间房,哪个猥琐男也没住进来。

就他们两个,渐渐的他和李茜就好上了。

张卓说他一定会有很大的本事,给李茜幸福。

我给他碰了一杯酒。

却从心里明白他这样的人很难有所作为。

李茜有时候回来的早,就做点饭。邀请我吃着,那猥琐男因为我的关系,从来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他有几次狠狠的看着我,我也盯着他,我笑着,他恨着,那摸样像一条恶心的狗。

有次他一直盯着我看,我吃了一口饭,他就坐在沙发上,嚣张的看着我,然后我把啤酒瓶往手里一提,哗的一声站起来。他吓了一跳,一步就跳到沙发后面。

我哈哈大笑,

然后把啤酒瓶放在身后,

也不在看他,笑着说:“喝完了,我把瓶子放一放。”

他看我的眼神,更加的狠了。

李茜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以后都很少同我说话。

我住在那里也渐渐觉得不自在。

工作的事又了眉目,在过一个星期。我就要搬开了。

我在一次吃饭的时候和张卓他们说了这事。

张卓笑着说:英雄岂能留在咱们这破地方,来兄弟干一杯。

癫痫病遗传率有多高

我哪天喝的有点多,不知道为什么,和张卓喝了一杯酒后,我就一直看着李茜,

我期望她也说点什么,她却不看我,我看不出她有什么表情。

我有点失落,然而我还是盯着她看。

张卓很尴尬,他笑着说:“小茜,你也敬鲁哥一杯,人家都要走了。”

李茜摇了摇头,笑着对我说:“我不喝酒的,对不起啊。你自己保重。”

我的心似乎紧了一下,我知道自己应该深深的叹一口气。

可我终究没有。

我笑着说:“你们两个结婚的时候给我电话啊。”

张卓大笑着说没问题。

李茜点点头,然后再也不说话,

默默的吃着自己做的饭菜。

要走的前一天,我把东西收拾好了,然后都搬到了新家。

张卓因为在工作,没有送我,李茜也不在。猥琐男也不在。

我就和来这里的时候一样寂寞和孤独。

我叹了一口气,想留张便条说我走了。

突然发现对于他们,我只是一个过客。

过客是不用留下什么的。

我把最后一包东西垮上,把钥匙退给了房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好东,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街角转弯的地方。

一群人堵住了我。

我看了看,大概有七八个。

年纪分布很奇怪。

有几个三十多岁,

有几个和我差不多。

他们中有个人走过来撞了我一下,然后一个人推了我一掌,骂道:“瞎了眼啊,不会走路啊。”

我心想你妈的,老子初中用的伎俩你们现在还用,真他妈天黑。

然而我却没说什么,我看他们的打扮就知道是谁叫来的。

我咳了一声,道:“不好意思啊,我还要去单位报道。赶时间没看到你过,在这给你道歉了。”

他们中有人大笑起来,过来又推了我一掌,报道?先把药费给了。

我脾气本来就不好,然而又知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

在异地被打到街上扑着可不是什么好的开始。

我忍着说:“要多少,别屁话多了。要钱我给,要打你们打。只要没打死。”我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然后突然觉得有些委屈。要是我在家,要是我。。。。

我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只会依赖被人。

所谓自己坚强原本就是屁话。

我那时候突然想哭。

然后眼眶真的红了。

我低下头,感到我该有的气势其实就是装B。

他们哈哈大笑,我突然觉得我似乎把自己看的太高了。

我拿出了一百,两百,三百。

然后丢地上。

我就开始低着头一直走。

突然背后有人给了我一脚。

我被踢的站立不住倒在地上。

我想站起来,我的眼泪其实已经掉了。

不是因为痛,而是我发现我突然什么都不会。

可我还未站起来,又被踢倒在地。

我已经懒的去数我挨了几下。

他们也没狠打。

完了他们说:“钱捡起来,拿到爷手上。”

我开始无比想念我的父母,我的朋友。

我突然觉得骨子里我是如此的懦弱。

我把钱拣起来,然后塞给他们中的一个人。

他们说:“叫大哥。”

我把身上的背包提了提。

我说:“大哥。我可以走了吧。”

他们大笑,然后没有理我,就这么去了。

街上很多人看我。

我知道我脸现在全是灰。

一个人在A城,就这么被揍了。

二十多年的一帆风顺终于沉于大海。

我突然好想回去。

很想。

我出来时那个无比伟大的肩膀。

突然变的骨瘦如柴。

我知道我一个人自大的出来,

不做准备的出来。

不成熟的出来。

或许是个成长的契机。

这些挫折也远远算不上什么。

但我真的认识到了,其实独立的我根本不独立。

我依靠着每个我能依靠的人,

我吸取着他们的精华然后标榜自己的独立。

我出来了,

一个人牛B轰轰的飞出来了。

而此刻,

我不是一个英雄。

我以为我是狼。

我终究错了。

我是一条远行的孤独的狗。

我只会依赖着别人,然后对所有人汪汪大叫。

潜伏期的晴天

我搬到新住的那里,

是个单间,

就我一个人住。

我冲了个凉。我把他们踢过我的衣服全部丢掉。

我在浴室里看着自己的脸。

水不停的滑过。

长春市治癫痫病那家医院好

我说

SB,挨打了吧。

SB,会了吧。

然后我把水从头上抹掉,在围条浴巾,一个人坐在房间中央发呆。

今天天气其实很好,阳光洒近来。

我却和这温馨时光无关。

我拿起电话给我妈打了电话。

我想大哭的。

可是当听见我妈的声音的时候。

我却笑着说:“妈,我明天就去工作了。”

然后我妈和以前一样说了很多。

我却耐心的听着。

然后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到了工作的地方,似乎人与人都不说话。

不过因为我是实习生,和他们没有多大的利益冲突。

所以对我还算热情。

我问什么,也有人耐心回答。

其中一个赵哥,是个总监,人属于那种特好的。

我觉得能保持他那种心态的人确实很少。

心里的阴霾也快一扫而光。

工作上也在积极的努力着。

感觉那次挨揍直接唤醒了我。

只是还是一个人住,偶尔在深夜,会想起当初哪个在地上画画的姑娘。

不知她过的可好。

有几次拿起电话想给她发个短信。

却想起张卓的疑心。

怕带去困扰。

只好就这样隐忍着。

所谓的过客,我又想起这个词,然后在黑夜暗暗嘲笑自己。

工作实习渐渐走上正轨。

我也开始去外面跑一些业务。

有一次接到一个装饰公司的电话,说是要给他们的公司做一个广告。

赵哥说这个装饰公司比较牛B,带我去见见世面。

于是我坐着他的入门奔驰轰轰的去了。

对方的老总因为赵哥的名气也接待了我们,期间谈起,说是要看一些他们的作品,我们好确定一下广告的定位。

那个老总说没问题,叫了一个助理,带我们去看他们的设计师作品。

然后那老总说不好意思,赵总,我有个生意,以前就约了,你看今天不巧,在下就不陪你们了。

赵哥笑了笑说没事,下次有机会宴请您。

那老总又客套了几句就走了。

我们就在哪个助理的带领下去看他们的作品展。

我一路百无聊奈。始终提不起什么兴趣。

然而当走进他们的设西安看儿童癫痫的医院是哪家计部的时候,

我还是吃了一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