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藏书至爱毛边本琐话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5-28 分类:悬疑小说

我初识毛边本是多年前,在古旧书店买到1929年4月上海光华书局初版毛边本《岭东恋歌》。当时毛边本并不为人特别重视,此书毛边尚未裁开,定价不过三元,与非毛边的新文学旧版书价格相当。我看中它,一是因为正热衷于搜集传统民歌,二是喜欢钱牧风先生的装帧设计。其封面主图案为抽象化的火焰,似乎是将这些恋歌,喻为普通百姓平凡生活中的亮点,或者贫家妇女一生中难得的燃烧。火焰上方留出空白,以似拙而厚的字体书写书名与采编者名,装帧者的名字谦逊地隐在焰舌之下,四周再加以细黑线框,增强画面的整体感。

何谓毛边书?即书籍在印刷中未经最后一道裁切工序,呈参差不齐的折叠原状。有人亦将此称为未切本或毛装本。本来,这样没有完全成型的书是不能出厂的。然而,偏有一些读书人,竟异想天开,仿效洋装书的做法,让印刷厂留下一些未切边的“毛坯”书来,少则十来本,多则百把本,用以赠送同好。

简单来说,书本印刷装订以后不切边,“三面任其本然,不施刀削”,页与页相连,需要用裁纸刀裁开方可阅读,这样的书可称为毛边书。

此后淘书时,便会注意到旧版毛边本。因为并不打算做藏书家,更无意加入“毛边党”,所以也未刻意追求,见到了不错过而已,积年所得,仅寥寥数十种。以著者计,当然是鲁迅先生的书为多。鲁迅先生是自认为提倡毛边本“作俑者之一”的,但他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制造一种收藏品。据荆有麟先生在《回忆鲁迅》中记述,鲁迅先生是“因看书人手不清洁,而看书,又非常之迟缓,一本还没有看完,其中间手揭的地方,总是闹得乌黑”,“一遇天潮,书便生霉,再长久,就生虫”。装成毛边,看完后可以“将沾油汗的毛边截去”,这是一种非常实际的考虑。大约后来发生了毛边本优劣的社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电话号码会争论,而性格倔强的鲁迅先生,索性就自称起“毛边党”来了。

现今书市上,常以“初版毛边”为号召。就民国旧版书而言,毛边本多系初版是不错,但也并非绝对。如鲁迅先生的《热风》,北新书局第十版还有毛边本。大约因为鲁迅先生曾与李小峰先生在是否印毛边本上发生过争执,北新索性每版都做一批毛边。“乌合丛书”的《呐喊》和《彷徨》,好像也是每一版都有毛边的。又如民国25年(1936)5月上海联华书局普及本《准风月谈》,虽是联华版的初印,但此前已用兴中书局的名义印过一版,所以也不能算真正的初版。

毛边本中,有几种别有趣味,尚可一说。如1927年12月创造社初版毛边本《俄罗斯文学》,封面有“贻清堂杨”篆书朱文印,前衬页上有“杨晋豪印”及钢笔所写“晋豪”二字。杨晋豪先生也是一位新文学作家,上海奉贤人,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在校期间已发表作品,后曾在北新书局任职,独力主编《中国文艺年鉴》,其著译有《入狱记》《狄婀娜》等。他以“贻清堂”为号,未见于著录。

毛边书并非国粹,而是上世纪初从欧洲传入中国的舶来品。怎样才算“正宗”的毛边书,历来争论不休、众说纷纭。实用类书籍,尤其是教科书、工具书首先应排除在外。该类书籍差不多近似于木匠的斧子、农民的锄头,讲究的是方便、顺手、爽快,没那么多闲适优雅好讲。因此,辞典、理工类图书、医学类图书,断无做成毛边之理。

毛边书的最佳搭档,应该是随笔,例如古代的陶渊明、苏东坡、张宗子,近代的周作人、梁遇春、胡兰成,当代的王稼句、胡文辉、肖伊绯。随笔的内容宜天马行空,草木虫鱼无所不谈,随笔的文字宜平和冲谈、遣词造句晓畅自然。情绪激烈,满纸问号感叹号的作品,不宜毛边。

值得一提的是,汉译作品做成毛边书的并不多见,这不免令人遗憾。事实上,国外的随笔佳作(例如《塞耳彭自然史》《钓客清话》《伊利亚随笔》《瓦尔登湖》等)非常适宜以毛边本的形式呈现,如果遇上高健、缪哲这样的顶尖译笔,则更加令人神往。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美国散文精选》(高健译),齐头齐脚侧毛边精装本,形式与内容俱佳,是我比较满意的毛边书之一鸡西市癫痫病的医院在那里

接下来的问题是“裁还是不裁”这个公案,毛边党争论由来已久,不啻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永远也夹缠不清。毛边书的阅读快感,在于把玩、裁读的过程。坐在书桌前,静下心来,沏一壶茶,燃一支烟,将一把精心制作的竹制或木制裁纸刀伸入书间,优雅从容地裁一本优雅从容的随笔,随着细碎的“刺啦”声,新的一页缓缓打开,这种人与书之间细腻的互动,是阅读普通光边书无法获得的。

但从收藏的角度来看,同样的一本书,“毛边已裁”相对于“毛边未裁”,价值大打北关区癫痫病医院权威折扣,所以很多书友是舍不得裁读毛边书的。通常的做法是买一本毛边供收藏,另买一本光边供阅读。但这种方法读的是光边书,还是无法体会裁读毛边书的种种妙趣,难道真的需要收两本同样的毛边!

随着细碎的“刺啦癫痫头晕是什么原因”声,新的一页缓缓打开,这种人与书之间细腻的互动,是阅读普通光边书无法获得的。此刻,毛边书已在桌上,裁纸刀握在手中,你这一刀到底裁下去还是不裁?